海口按摩哪里爽|2011年海口站街女信息
職工藝苑
【散文】中秋記憶
發布時間:2019-09-20 文章來源: 作者:□ 崔瑩 瀏覽:

 

早上起床后發現外面下起了雨,而我的中秋家宴(雖然只有三個人)的食材還沒有采購。匆匆吃了早飯,打起雨傘,走向了附近的菜市場。

眾多節日中,中秋是僅次于春節的中國傳統節日之一。沒有特殊情況,一家人一定是要圍坐在一張桌子旁,伴著電視里喜慶祥和的節目,共同舉杯,吃月餅、嘗美食,感受生活之美。每至此時,就會想起小時候過節的情形。那時食物遠沒有現在這么豐盛,日常飯菜能有個肉絲就很不錯了,有些家庭生活困難,孩子多,經常會在吃飯的時候因為誰多吃了一塊肉而拌嘴,甚至哭起來。母親總是心疼我們,每一次趕集買了肉,都會一頓飯都做了,讓我們兄妹三人好好解解饞,因此我們家小孩從不會因為“肉”而哭起來。那樣的年代里,誰家要是經常做點好吃的,就會被認為“不會過日子”,就是不為以后打算的意思,稍微好吃的人會被人們鄙夷地稱之為“吃嘴”,而本人難免會有些難為情,哪里有現代人自稱“吃貨”的豪爽和驕傲。但是每逢節日就不一樣了,大人會變著法做好吃的,平時豬肉都是要燴了好多的菜來吃,這會卻可以吃到大塊的排骨,養在院子里的公雞在孩子們興奮的圍堵中,也會成為桌上佳肴。甚至父親還會帶來我們從來沒有見過、聽過的食物,而他們的味道是那么的特別和美好,印象中香蕉就是父親哄我的“洋芋頭”,帶魚是“腥布條”。

隨著一道道美味的菜肴陸陸續續從廚房端到餐桌,孩子們的心情也越來越激動,主動幫忙刷酒杯、端菜,拿碗筷、搬板凳。雖然廚房已經被無數次地巡視過,可是當美食真正擺在桌子上,感覺還是那么的不真實。菜已備齊,酒也滿上,于是父親和爺爺、大伯、叔叔以及已經成年的哥哥們在大八仙桌喝起了白酒。母親和大娘、嬸嬸等帶著我們這幫孩子們圍坐在地八仙邊上,喝的是巧克力香檳,香檳的味道我已經模糊了,只記得好像是深咖的顏色。父親和家人們舉杯,暢談一年來的收獲和未來的打算,而孩子們則腦里、眼里全是下一筷子的目標。飲料伴著菜肴歡快地劃過喉嚨,那是最幸福的時刻。等到孩子們吃得肚兒滾圓,父親那一桌幾乎還沒怎么動筷,時不時地叔叔還遞過來一個雞腿或者排骨什么的。小孩子吃飯像一陣風,不等大人回過神來,這一桌就只剩下母親她們。此時,她們才可以稍稍放松一下,嘗嘗自己辛苦了一個下午,已經被孩子們席卷過的美味。盡管如此,此刻她們是那樣的幸福和滿足,她們也端起巧克力香檳碰杯,祝愿生活越來越好,孩子們早日成才……

雨還是下個不停,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。三口人在異地過節,難免有些冷清,為此這頓晚飯就盡量隆重一些。我主張去好一點的飯店,揮霍一下,可是丫頭認為去飯店過節沒有節日氛圍,在她的觀念里過節是從廚房準備開始算起的,缺少了廚房的煙霧蒸騰,沒有了鍋碗瓢盆奏鳴的節日是不完美的。可是,現在食材豐富,每天享受著各種美食,幾乎沒有什么是平日里想吃而吃不到的,怎樣彰顯“節日大餐”,成了晚餐的難題。最后先生提議,中秋吃螃蟹,一則,現在螃蟹正肥;二則,我們都嫌吃螃蟹麻煩而平常幾乎不吃;三則,我們都愛螃蟹的美味。有了目標,準備起來就容易多了。雖然是雨天,菜場里買菜的人依然不少,特別是海鮮店,人們圍在品種豐富的鮮貨前東挑西選,滿載而歸,心里定也是與我一樣的幸福吧!

兒時的一幕幕猶在眼前,家的概念就是在這一次次的團圓飯里清晰、強化,現在的點點滴滴有可能就是丫頭一輩子的記憶,想到這些,我不禁加快了腳步……